论坛

时尚

“大家都封闭起来,每个巨头都变成一座孤岛,会给未来的互联网世界造成巨大的威胁。”7月21日,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在做客南都深圳《湾区大钱进》栏目时表示。面对国内的互联网生态现状,他呼吁巨头们成为互联网精神的维护者,秉承开放、互联互通的精神。

不久前,多家媒体报道阿里巴巴和腾讯考虑互相开放生态系统,消息称双方都在制定放松限制的计划,相互开放的程度很高。一石激起千层浪,两家中国互联网巨头“握手言和”的消息成为重磅新闻,外界的分析评论不断。

“网络之间的互联互通本就是一个正常现象,但是这么多年人们习惯了这种非正常状态,当阿里和腾讯准备要互联互通的时候,反而成了大新闻。”方兴东说道。他据此认为,这是中国互联网从非正常化走向正常化的开始。

中国互联网封禁简史:

阿里腾讯两大派系,“头腾大战”硝烟不断

封禁从2013年开始,阿里巴巴宣布淘宝服务平台屏蔽微信以及微信链接,甚至禁止卖家张贴微信二维码。作为还击,微信也屏蔽了淘宝链接,禁止直接跳转。直到今天,来自淘宝和天猫的商品链接仍需要通过淘口令复制粘贴的形式,用户才能分享链接,而对于腾讯系的拼多多、京东等商品链接则直接可以进行链接分享跳转至第三方服务平台。

在过去长达约8年的商业对垒中,双方的互相封禁不断扩大范围。2015年的矛盾升级,微信全面封杀多款阿里系产品,包括支付宝、以及关停的虾米音乐在内。在双方的对抗中,中国的互联网领域逐渐形成了阿里和腾讯两大派系。

而在阿里和腾讯之外,“头腾大战”也硝烟不断。从2018年开始,腾讯向字节跳动发起诉讼,将其旗下产品今日头条、抖音诉至法院,外界将双方的对抗称为“头腾大战”,至今已不下三个回合。也是从2018年开始,微信拿起封禁的武器,禁止来自头条系的链接分享。

今年2月,字节跳动向腾讯提起反垄断诉讼;不久前,还专门整理了一份《2018年到2021年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双方的封杀同样白热化。

而如今,在反垄断高压的背景下,中国的互联网生态正在发生新变化。消息称,阿里和腾讯之间相互开放生态,初步举措可能包括将微信支付引入淘宝和天猫;而腾讯可能将允许阿里巴巴的电商信息在微信分享,或者允许微信用户通过小程序使用阿里巴巴的一些服务。

方兴东分析认为,双方应该会从用户比较敏感的问题出发,阿里有条件放开微信支付在淘宝、天猫中的使用,但不可能一下子放开,避免对支付宝带来巨大的冲击。而腾讯则可能放开阿里系链接在微信中的分享,让用户可以比较顺畅地进行分享。

方兴东表示,当前互联网反垄断是大势所趋,阿里和腾讯在反垄断压力下做出了互相开放生态的动作,如果没有这一轮反垄断,双方只会越来越封闭。“我把它看做中国互联网走向正常化的开始,要像国外的互联网、商业平台之间一样,互联互通,这是保证互联网正常发展,遵守互联网默认规则的基本保障。”

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方超强在做客南都深圳《湾区大钱进》栏目时表示:“阿里和腾讯互相开放生态的话,不单单是监管的推动,因为监管推动的核心内在还是要符合反垄断的相关的合规要求,也就是说合规性的要求,促使它们不得不去开放。”

互联网反垄断大势所趋:

垄断平台需对所有企业全面的、无差别、无歧视的开放

今年4月,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二选一”案作出行政处罚,阿里巴巴被处以182.28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市场监管总局还发布了行政指导书要求阿里促进跨平台互联互通和互操作。而对于腾讯而言,同样面临来自监管层的压力。今年7月,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5起腾讯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案件,因违规操作腾讯共计被罚款250万元。

在方兴东看来,中国互联网领域的阵营问题本身就是互相封闭以后的特有产物,巨头凭借垄断地位给合作伙伴导流等支持,将会是反垄断重点关注的内容。

而对于双方的开放举措,方兴东特别指出,如果仅仅只是阿里和腾讯之间的生态开放,依旧是违反反垄断法,对于垄断型平台经济,开放这一步要做得彻底,需要对所有企业全面的、无差别、无歧视地开放,而不是选择性的开放。“因为两个垄断者之间的互联互通,只会强化两个垄断平台。阵营内的企业也好,外围的中小企业也好,都会失去公平竞争的机会。”

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方超强在南都深圳《湾区大钱进》栏目中表示,封禁链接还是开放生态,对于普通企业而言,是正常的市场化行为,它拥有经营的自主权。但是从反垄断的角度出发,当一家企业在市场上拥有绝对影响力的时候,它不单单影响到自己的单一市场,也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生态,就必须规范它的一些经营行为,不能任性的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封禁竞争对手或开放资源。

方超强认为,之前国家的反垄断立法和执法都没有达到一定的强度和规模,如今已经理顺了对平台经济反垄断的理论以及立法,预期接下来会加强该领域的执法。

1994年互联网正式进入中国以来,如今已过去27年。方兴东表示,回头看中国互联网走过的发展历程,存在很多不正常的状态,如今在监管的压力下中国互联网从非正常状态走向正常状态。合规经营便是首当其冲。两位做客嘉宾一致认为,互联网企业要把合规意识深深根植在经营理念中,当做它的生命线。

“互联网诞生之初,自由连接便是它的默认前提。但是中国1994年才接入互联网,接入互联网的时候就开始了互联网的商业化,在一定程度上缺乏互联网的原始价值观,做出了许多违背互联网基本规则或者违背互联网价值观的事情,然后人们慢慢都习惯了。”方兴东说。

反垄断下的互联网新生态:

更加公平自由的竞争环节,防止产业生态内卷

7月14日,阿里巴巴和腾讯考虑互相开放生态系统的消息传开去,两家公司的股价都有所上涨。而背靠腾讯的拼多多、京东的股价则下跌。

在方超强看来,阿里和腾讯如果相互开放生态,就走出了共赢的第一步。对于阿里而言,腾讯流量的加持,拓展了社交电商的渠道资源,是一个战略级的利好。“微信是社交电商重要的流量入口,通过朋友圈的信息分发,发现了商品链接,点进去后就可以成交购买。不再是需要买东西的时候,再想到淘宝、天猫。”

不过,方超强也指出,对于依赖腾讯流量而生存的中小型新兴电商平台,淘宝、天猫的进入,可能会带来降维打击,或成为社交电商领域的“鲢鱼”。

方兴东则认为,如果淘宝、天猫开放支付领域,微信支付会有很大的优势,对支付宝造成极大的冲击。而在微信里分享淘宝、天猫的信息,对微信的业务没有形成很大冲击。因此双方可能不敢一下子放开,肯定需要讨价还价。“但最终谁更受益?主要还是看大家的创新程度。”

方超强表示,互联网企业已经苦闭环久矣,因为形成阵营之后,阵营之外的初创企业,会增加它进入市场的难度,同时创业的天花板也给限定住了。“打破阵营对于阵营内的企业来说的话,只不过是回归到了竞争本来就应该有的状态。只要它不因循守旧,敢于创新和竞争,基于前期的积累,已经有了更多的竞争优势。而且两个阵营之间的企业可以更加自由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给它们解绑。”

“互联网的开放性、互联互通,是其繁荣的关键。”方兴东表示,封禁只会给产业带来越来越多的障碍,对用户和企业而言,交易成本会越来越高,最终导致产业生态越来越内卷。而反垄断可以打造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对于创新创业的企业而言,大家通过创新区分出胜负,而不是垄断力量,更多中小企业能够通过创新后来居上。

反垄断观察与前瞻:

阿里腾讯或变得更加强大,打击垄断从行为层深化到结构治理

节目中,方超强指出,法律并不禁止垄断企业的出现,法律禁止的是垄断行为。“我们的反垄断法一直说的是打击垄断行为,而不是打击垄断企业,只不过垄断企业在监管不力的情况下,更有可能实施一些垄断行为。”

方超强认为,腾讯和阿里互相开放生态,是一件共赢的事,双方各自都会有一定的强化。当国内互联网实现完全的互联互通,基于正常的市场的竞争和选择,阿里和腾讯都有可能发展得更强大,因为越强有力的市场竞争者,得到的成长机会肯定也就越多。但是这种强化需要有相应的机制禁止巨头的垄断行为,不对整体的竞争环境产生负面影响。

不过,方兴东则指出,目前的反垄断主要是针对反垄断行为,但是欧美国家的反垄断也在发生转向,原来主要是规制行为为主,现在也开始关注垄断结构的治理。

业界有观点认为,垄断结构本身必然会导致更多的垄断行为,不仅仅是一个市场问题,还会影响到社会治理、政治民主等各个层面。据方兴东观察,国际社会的反垄断也在转向垄断结构的治理,而国内的垄断行为积累多年,要先解决“二选一”这类老问题。

2020年12月,欧盟委员会公布了《数字市场法案》的草案,意在明确数字服务提供者的责任并遏制大型网络平台的恶性竞争行为。方兴东介绍说,欧洲《数字市场法草案》把超过人口10%的平台界定为“守门人”,“守门人”有很多垄断的权利,但是你必须得承担很多额外的义务,比如协助数据的自由流通、数据的开发利用。

方兴东认为,反垄断的浅层次是聚焦在纠正垄断行为。但是长远来说,深层次的反垄断是朝着结构治理方向发展,国内的反垄断未来也可能从结构层面入手,对垄断企业做出更多的制度安排,将垄断行为防范于未然。“中国的反垄断目前仅仅是拉开一个序幕而已,接下来还会不断的深入下去。”

采写:南都记者 程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